疫情下的问候:你上网课了吗

任晓宁2020-02-13 14:30

本报记者 任晓宁 北京报道

“不出门做双份工,兼职人民教师深感疲惫。”2月10日晚上,“累瘫”了的二年级小学生妈妈严瑾在朋友圈吐槽。

从早上8点坐在孩子书桌前,到晚上7点下课,严瑾一天没离开过孩子房间。一台台式机、两个iPad,一部手机,4个APP,两百多页打印课件,每过5到8分钟一次课程跳转……她本来想一边看着孩子一边做点自己的工作,结果,想象很美好,现实很忧伤。

2月10日,是全国中小学生上网课的日子,为响应教育部疫情期间“停课不停学”号召,全国超过1亿的中小学生在这一天网上上课。

严瑾烦恼的同一天,在线教育股大涨,网易有道暴涨39.48%,英语流利说涨逾15%。

长期获客难的在线教育行业,在2020年这个全民不出门的春天,迎来了一次上亿学生网络上课的机遇。“对于线上教育产品有利好,”投资人、ONESVentures管理合伙人任宁告诉记者,最直接的一点是,获客成本大幅下降,带来大量新增用户。

疫情期间,Tencent、阿里、百度、快手等非传统教育企业,也进军教育,他们与地方教育部门合作,免费为师生提供在线教育产品。

亿级新用户涌入,巨头大企业进军,并且有了政策支撑的在线教育,能迎来一个期待已久的春天吗?

最怕电脑出问题

接到记者约访需求时,严瑾正辅导女儿上课。2月11日,她已经从“累瘫”的心态中逐渐平和,但时间依旧不够用。中午孩子下课后,她在午饭和下午1点课程开始前的空档,和记者聊了聊上网课的经历。

严瑾的女儿不是第一次上网课,作为VIPKID的忠实用户,女儿已经连续上了4年英语口语网课,但严瑾从未如此忙乱过。

“我原来有个喷墨打印机,跟不上课件打印速度,又在京东下单了一台激光的,”仅网课课件,严瑾就打印了200多页。这一天,她每隔5到8分钟,需要在手机、电脑、iPad、课件上切换,“你会发现所有时间都是碎片化的,特别碎片化,你但凡一走神,孩子可能就错过了。”

不能不切换。语文、数学、英语三大主课分别有自己的课件APP,同时还有课件在电脑压缩包里、爱奇艺视频里。不同课程的作业APP不同,除了APP作业外,还有其他作业,需要线下拍视频,或是拍照,通过钉钉班级群私信发给老师。

之前,严瑾以前在孩子放学后,盯一下课后作业,现在,她需要时时刻刻盯着。

也不能不盯着,除了正常课程外,每天下午还有2个小时的老师直播答疑,老师会在直播中抽查学生作业完成情况,女儿是二年级小学生,“如果你不盯住她,基本上课都上不完,更不用说做作业了。”

她听到不少初中学生说上网课很简单,但对于低年级小学生,网课还是有点难。

屏幕的另一边,在北京一所语言类培训学校做了10年老师的汪华,同样累坏了。2020年大年初七,汪华开始上班,每天有6到8小时网课直播,剩下所有时间都在做课件。她以前也做课件,但线下课堂和线上课件的需求量完全不同。2月10日,接到记者电话采访当天,她晚上11点还没忙完,“一个小时的课需要做一天课件,一睁开眼全是事儿。”

从业10年,上课经验丰富,网课的体验依旧让汪华不习惯。会很尴尬,“因为你是面对着一个无声的屏幕一直在说,同时你又不能停”。也会很累,传统课堂上,老师可以写板书,跟学生互动,有等待和休息的时间,网课上,就是实打实的一节课45分钟。

汪华语速极快又有点无奈地说,“大家又不是主播”。

2月10日,全国中小学及培训机构老师们“不得不”成为主播,也由此闹出了不少网络热搜的段子。微博上,政治老师上课忘开麦,生物老师上课被直播平台封号,“上网课的尴尬”的话题在社交平台传播,也让网课成为疫情之外的一个关注点。

汪华一个外教同事也遇到了突发状况,由于提前没有测试,他上课当天让全班学生都连上麦开声音,结果是,所有人都掉线了。2月10日,汪华遇到网络卡顿问题,学校尝试了不同直播App,但由于网络环境不同,很难解决,“有学生说家里停电了,你说你能怎么办?”

“现在大家最怕的就是自己的电脑出问题,刚才我有一个大学老师朋友,他说他电脑坏了,快疯了,你说这时候谁给你上门修?”

根据艾媒咨询预测,2020年中国在线教育用户规模将达到2.96亿人。这几天,全国中小学生及家长,都接受了一次网课的突然袭击。

APP用户增长128倍

2月10日晚上,Tencent教育副总裁、Tencent在线教育总经理陈书俊和他的开发团队复盘当天网课情况,他终于松了一口气,顶住了洪峰冲击。

当天,武汉90万中小学生在线开课,其中73万通过Tencent课堂听课。除了武汉,湖北、江苏、河南、陕西、山东、上海等20多个省市,均上线了Tencent教育解决方案。这一天,Tencent课堂在线学习的学生几百万,相比前一天增长3-4倍。当天0点开始,陈书俊和开发团队就没再合过眼。

Tencent课堂之前主要为成人职业教育提供在线服务,由于用户多是错峰使用,网络压力不大。这一次,数百万人同时涌入,压力骤然增加。网课正式上线之前,地方教育局的要求是:信号通畅,稳定。上线期间,陈书俊心情始终忐忑。

“好多学校把日常的教学从线下搬到线上,这是中国互联网发展20年从来没有碰到过的事情。”

2月12日,网课第三天,接受记者采访时,网络稳定性依旧是陈书俊的最担心的问题。他告诉记者,这一周上网课的学生主要是初高中,下周各地小学、大学开学后,可能还会有一波洪峰。

网课期间,Tencent课堂偶尔遇到学生卡顿的问题,这与网络环境有关。这次网课,Tencent组织大量客服、志愿者培训老师,才发现很多人对电脑网络环境并不了解,“好多老师可能觉得在家里看视频不卡就叫网络好,但其实是完全不一样的概念。”

上线前,陈书俊主要精力用在和Tencent内部同事沟通,包括Tencent云、企业微信、Tencent会议等进行网络扩容和稳定,调动几百人资源及服务器,完成这场战役。

目前,Tencent课堂用户数获得了极大增长。今年春节期间,使用Tencent课堂进行在线学习的师生人数,相比去年整体增长了近128倍。Tencent课堂APP升至AppStore教育榜第一名。

因为网课大涨的不仅是APP用户数。2月10日当天,国内上市在线教育企业,股价同样大涨。网易有道暴涨39.48%,股价再创上市新高,市值32.9亿美金。英语流利说涨逾15%,正保远程教育涨超20%,51Talk涨超20%,好未来涨超3%。

投资人任宁发现,因为全国孩子在家上网课,最近家用入门级娱乐类投影仪销量都有明显上升。“用户消费习惯,甚至是基础设施都有变化,”同时,由于市场推广和获客成本大幅降低,流量大幅增长,带来用户大增。

2020年春节后,在线教育板块成为开市以来,市场表现最强的几个板块之一。这个存在已久,却始终未有大突破的行业,也迎来了用户数最多,关注度最高的一个春天。

春天来了吗

今年疫情期间,在线教育成为风口。每一次全球性重大事件都会暗藏一些新机会,这一次,是不是在线教育的机会?

这几天,不少学校和地区教委找到陈书俊,要求使用Tencent课堂上网课。有地方教育局负责人使用后和他沟通提到,即使疫情过去,也可以继续考虑网课形式。

“可能原来学校不太了解在线教育,不太了解线上授课到底是什么,只是道听途说,自己没有实操过。由于这次突发事件,大家都进行了一定程度上的实操,我觉得这对于公立学校的教育信息化会有很大推动作用。”陈书俊说。

在线教育经历多年的发展,已经有了成熟的运营模式,如在线1对1,小班课等。苦于获客成本居高不下,始终未能走通最后一公里,未能诞生出用户稳定的大企业。

此次上亿人上网课,类似于一次全民在线教育免费普及。2月11日中午,经过前一天手忙脚乱的尝试后,严瑾对网课流程开始熟悉。她也调整了自己的心态,虽然依旧很累,但也是难得的和孩子相处的时光。和孩子一起上网课让她感觉很神奇,“这么大一个小屁孩,她能和你一样通过APP去开电话会议,去接受这个社会带来的先进技术,这点我其实挺认同的。”一天半的网课结束后,她觉得,对于孩子的自我管理也是一个好的训练,“以现在孩子的心智,顶多再磨合一周,家长就不用这样时刻盯着了”。

她甚至通过疫情期间的网课经历反思自己,“大家过去是不是太过度追求消费主义了,追求物质化了?如果国家GDP能速度慢一点,目标低一点点,让女性更多的回归家庭,这次的经历其实挺触动人心的。”

汪华依旧在忙碌的准备网课课件,她内心并不排斥网课,这次是因为突发情况,她同时负责的几个班级课程全部因网课调整,给她带来忙乱。如果是正常有准备,她相信网络授课会成为大趋势。

Frost Sullivan报告称,在线教育用户规模庞大,成长空间可观。在2020年的疫情环境影响下,在线教育企业受到的关注度达到了前所未有的地步。

“现在的确是刚需,”任宁告诉记者,同时要注意的是,疫情过去之后的用户留存是个问题。目前,很多线下教育机构向线上转型,增加了更多抢夺线上用户的竞争者,这对各团队的运营和产品能力将是重大考验。(应采访对象要求,严瑾为化名)

版权声明:以上内容为《新葡京32450观察报》社原创作品,版权归《新葡京32450观察报》社所有。未经《新葡京32450观察报》社授权,严禁转载或镜像,否则将依法追究相关行为主体的法律责任。版权合作请致电:【010-60910566-1260】。
任晓宁新葡京32450观察报记者
TMT资讯部资深记者
关注并报道TMT(科技、传媒、通信)领域重大事件,擅长行业分析、深度报道。
联系邮箱:renxiaoning@eeo.com.cn
微信号:tangtangxiaomo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