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安的高帧“杀手锏”:一部影片带来的产业进化

韦晓宁2019-10-18 18:03

新葡京32450观察报 实习记者 韦晓宁  “120帧的优势还体现在开场不久的一个镜头,这个镜头是一颗狙击枪的子弹穿过列车窗户,打出一个小洞,一点点玻璃渣子溅到空中。这种动势很小很小的镜头,在 24p时代,导演通常会把机位放得比较近,做个特写,为了强化效果,可能还会做一些升格处理。但在120帧 的加持下,这个子弹射入、玻璃溅起的动态非常清楚,李安把机位放得比较远,很沉着,但动态仍然很清楚。这个看似不起眼的镜头,甚至可以说是炫技了。”

微博用户@flypig提前两日在北京朝阳大悦城的CINITY厅观看了10月18日上映的《双子杀手》后如是写道。

“120帧”,指的是120fps(帧/秒)的影片技术规格。在《比利·林恩的中场战事》后,《双子杀手》是李安的第二部120fps规格的影片长片,也是全球的第二部。此前,在技术的限制和成本的考虑下,为实现人眼中运动的连贯流畅,每秒呈现24帧画面被视作“影片真理”,规格标准近百年未变。

要超越沿袭将近百年的“金科玉律”以达到更高的流畅度和清晰度,不仅意味着对大众影片审美习惯的挑战,演员的表演方式、影片的拍摄与制作方法、所用设备都需随之作出进步和改变。若120帧/秒的规格普及,整个影片产业必将随之前进,一如过去影片发展史中的从无声到有声、从黑白到彩色、从胶片到数码。

“我知道会有很多批评,可能在这条路上要孤独很长时间,但我会一直探索下去,因为我想看看用新技术大家能讲什么故事。”李安在《比利·林恩》时期曾这样说。

但很明显,李安并不满足于一人在120帧/秒的道路上“孤独地探索”。可以预见的是,《双子杀手》在大众普及度与商业影响力上会远远超过《比利·林恩的中场战事》,而且这次,李安的身后还站着中国的投资方复星影业、alibaba影业和海墨学问。高帧率是《双子杀手》的一大卖点,也是以细腻与哲思见长的李安的新“杀手锏”。

“24帧并不是最佳帧数,而是在当时那个年代的技术水准和成本控制下,一个各方面都能够接受的妥协的结果,新的技术情况、新的需求下必然会产生新的变化,标准会不断升级。”重庆大学美视影片学院影视特效负责人耿鹏飞在接受记者采访时指出,“高帧率代替24帧成为主流,我认为是必然的。”

若如耿鹏飞所言,高帧率影片将成主流的趋势成立,那么由其推动的影片产业变革进程,正因《双子杀手》而在加快。

高帧率的蝴蝶效应

由一个擅长拍故事片、以情感细腻与人文哲思见长的学院派导演转变为“技术派”,李安的技术转向其实有因可循。

利用当时还十分先锋的3D技术拍摄《少年派的奇幻漂流》时,李安发现,在3D效果下,传统的24帧/秒规格已经明显不够,极易造成频闪问题,“我发觉大家的眼睛更尖了,需要的解析度跟影片语言要与时俱进”。影片为他赢下了职业生涯的第二个奥斯卡最佳导演奖,也给他带去了新的思考:为什么偏偏是24帧?

“有一个新的东西在召唤我。”李安说。

他去《2001:太空漫游》《银翼杀手》的特效总监道格拉斯·特兰布在农场里的摄影实验室参观,体验高帧影片的视觉效果,又花数十月时间学习、思索和实验,最终选定了适合用120fps展示“感官差异”的《比利·林恩的中场战事》,正式开启了他的高帧之旅。

几年后,即使拍到第二部高帧影片《双子杀手》,李安依然能感觉到,高帧率对于影片制作流程改变的复杂性与颠覆性。

片中年轻版的威尔·史密斯实由CG合成,需要放大6000倍来处理每一层肌肤、每一条血管、每一个毛孔。偏偏影片规格还从以往的每秒24帧变成了每秒120帧,后期制作的工作量是原来的五倍——克隆人在片中出现的场景超过400个,其中一个两分半的长镜头里共有1万4千多帧画面。

威尔·史密斯本人则需全程保持克制内敛的表演风格——120帧/秒将使观众注意到更为细微清楚的表情与动作,过往的表演形式会显得过于夸张。导演要求“act less good”,这对于性格与肢体语言都十分奔放、曾获格莱美奖最佳说唱表演奖的威尔·史密斯来说,并不是件易事。

对于拍摄团队来说,分镜头、摄影设备、布光等方面都需要一套新的方法,“以往大家拍动作戏,只能用很快的节奏去制造刺激感,现在通过高帧,可以把它戏剧化、细节化,让观众看得更仔细,打斗时的动机、战术、表情……需要在更慢的镜头里塞更满的东西”。

院线播放系统上,2016年《比利·林恩的中场战事》上映时,全球只有纽约、洛杉矶、北京、上海、台北的5家影院能按片方设定的最佳规格来放映影片。这一次,出品方派拉蒙在《双子杀手》上映前就早早开始了游说工作,希翼美国院线能够支撑用最高的规格播放。国内则由华夏牵头,为配合《双子杀手》的播映,在今年8月发布了支撑120fps+4K+3D格式的CINITY影院系统,并计划年内在全国配置100套设备。

华夏影片首席技术专家李枢平表示,CINITY影院系统将反向吸引和促进片方去拍摄制作更多的高技术格式精品影片,这也是他们“下步的重点之一”。

耿鹏飞则认为,高帧率对于影片产业的改变可能远不止于此,他将高帧技术比作电信领域的5G,技术提升将带来什么样的应用与场景创新,有无限的想象空间,“一个新的技术一旦投入实际的运营,就会产生一系列的连锁反应,就像蝴蝶效应一样。你不知道这个风会吹到什么地方去,会带来什么让人惊讶的结果”。

用技术重新定义影片工业审美

李安的第一部120帧影片《比利·林恩的中场战事》虽在业内受到热议,但仍被定义为是“一次伟大的市场失败”——大部分地区的系统设备更新难以跟上理念与技法的超前,加之较为平缓的叙事节奏和较高的思想性艺术性,对应的是影片的小众性和实验性,影片最终票绩不佳。

已过耳顺之年的李安并不顺从于市场的判决,依旧坚信高帧影片的未来。三年后相同播放规格的《双子杀手》上映,但从题材和选角就可以看出来与前作的不同——《双子杀手》是一部商业动作大片,现实版与CG合成的年轻版威尔·史密斯同框对打,“完全符合大众对技术革新的想象”,却又不失李安一贯的对“纯真丧失”等深刻主题的探讨。

这无疑将加速高帧影片的市场认可度与影响力,也将加速高帧率这项新技术对影片产业进化的推动。从《比利·林恩的中场战事》到《双子杀手》,李安表示“如果有机会,我只想还能继续用高帧拍下去,继续实验下去,我相信它还有很大的潜力没有被发现”。他相信,“大家正在进入一个全新的时代”。

作为多次拿下过奥斯卡金像奖、金球奖、英国影片学院奖等奖项的世界级导演,李安的技术转向似乎也在某种程度上反映着全球影片界的某种转向——通过使用新技术来探索影片之美的新可能。一如运用48fps的规格完成《霍比特人》的彼得·杰克逊,或将运用60fps的规格完成《阿凡达2》的卡梅隆。

每秒钟呈现24帧画面,曾经是人们艺术心理和美学习惯上“影片感”的技术基础,意味着特定的景深效果和模糊感。在逾越影片24格的“天堂之藩篱”之后,李安开始意识到,帧率的提高,不仅仅是服务于内容呈现、消除闪烁这么简单,超高的清晰度、流畅度,一下拉近了影片与人之间的距离。

“过去的影片是演员演给你看,要透过动作,比如说你渴了去抓水杯……但现在观众可以直接看到一个人渴了,他不再需要那么演戏。”李安说,他将这种感觉形容为“进入了另一个境界”,观众在这种情形下,“已不是听一个故事,而是体验一个情状”。

媒介即隐喻。简单一句技术能够实现的“从故事到情状”,带来的是从演员表演方式、拍摄与制作方式到系统硬件设备的改变。帧率的提高,或将改变人们对“影片感”的定义,改变观众欣赏影片的感官调动习惯,也改变支撑着影片制作的整个产业流程。

纵观影片历史,技术创新不断驱动着影片艺术语言的变革,影片从无声到有声、从黑白到彩色、从胶片到数码,再从今日的3D到高帧率沉浸式的“VR”模式……影片因技术而生,也因技术发展,正如李安所言,“任何一个新的事态出现,它都会逼问大家——自己存在的意识与价值到底是什么”。

“探索影片的‘下一步’,让我觉得非常谦卑、非常无知,有的时候非常无奈,”李安说,但也如全世界期待着高帧率影片给他们带来惊喜的人们一样,“可我又是兴奋的。”

版权声明:以上内容为《新葡京32450观察报》社原创作品,版权归《新葡京32450观察报》社所有。未经《新葡京32450观察报》社授权,严禁转载或镜像,否则将依法追究相关行为主体的法律责任。版权合作请致电:【010-60910566-1260】。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