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竞争力的新要素:城市温度

2019-10-01 07:18

西安书院门步行街上有一个普通的露天笔摊,摊主邹杰华10年前来到西安,通过制笔卖笔站稳脚跟。没有门面房,桌子是摊位,卷闸门后的过道是库房,他每天需要花费3个小时的时间出摊收摊。2017年,“是西安”设计团队帮老邹的摊位进行了品牌设计,用书法留白手法设计的极简招牌“兴华笔庄”加上带顶棚的摊架,让这个小摊成为书院门步行街上最靓的笔摊。

图片1 改造前的兴华笔庄

图片1 改造前的兴华笔庄

跟老邹的笔摊一样,免费被改造升级的还有南门外城墙下的冯姐理发铺、西郊常姐的涮牛肚小吃摊、西工大旁的拙月旧书店等,20个散布在西安城街头巷陌的小摊小店。

图片2

图片3

“西安温度”第一季、第二季团队

过去两年,在西咸新区的支撑下,这场名为“西安温度”的城市改造实验在西安悄然展开,这项活动由互联网内容平台“贞观”组织20个青年设计师团队实施。参与人员触碰到了承载着“城市烟火气”的普通人的生活状态和所思所想。李望观是这个城市轻改造项目的艺术负责人,他说:“这些人跟大家是一样的人,有自己的梦想,用劳动过活,他们应该享受城市发展的成果。”这个过程也让参与者意识到,城市公共表达和公共空间应该有更多普通人的声音。

实际上,中国的造城运动经历了最早期的工程造城,到之后的产业造城,迎来一个新的阶段——关注城市中人的活动,特别是上述项目中的普通人,他们的出现给城市带来灵魂和活力,他们的活动造就了一个城市的烟火气和人情味。这种城市的无形精神氛围,可以用一个词来概括,那就是“城市温度”。

图片4

 

9月21日,一场名为“街道让城市更好——城市温度论坛”在西咸新区召开,点题开讲街巷里的城市温度。

消失的烟火气

“曾经有一个冬天的傍晚,我骑车从二环路拐进一个胡同,那时候正好飘雪,雪花在灯光中飞舞,特别动人。”社会学家、剧作家黄纪苏曾对朋友说,北京最柔软的部位就是胡同,最动人的时刻就是胡同里灯火初上的时间,老太太叫孙子回家,炊烟从里面飘上来……

在黄纪苏眼中,城市温度就是城市的烟火气,它是平民百姓的日常生活,是日常生活带出来的声色气味。

新葡京32450观察报城市与政府事务研究院院长宋馥李也同样看中城市的烟火气,“都市男女都是饮食男女,只有满足了人们对逛和吃的基本服务需求,大家才认为这是一个好的城市,是一个好的公共空间。”

然而,中国城市在经历了前所未有的大发展之后,规模变得大了,道路变宽了,城中的高楼大厦变得更多、更高,街道变得更时尚、更现代,烟火气却变少了,给人的直观感受就是,城市没有温度,冷冰冰的。

政研院花了近一年的时间专门研究逛和吃的事,从吃货的角度看一个城市的温度。通过研究,宋馥李发现,在逛吃指数排名上,传统意义上的大体量城市几乎很少上榜,北京排名百名开外,反而是三四五线的城市纷纷上榜,例如毕节。“这充分回应了一句话,生活在三四线城市是幸福感很强的。”宋馥李说。

城市烟火气还存在地区差异,在逛吃指数排名前十的城市,九个是南方城市,说明中国北方城市的逛吃指数明显弱于南方。

新的城市观:关注普通人

为什么城市中烟火气在流失?为什么烟火气的多少存在地区差异?与会嘉宾普遍认为,这与一个城市政府的治理行为和理念有关。

19世纪德国思想家马克思·韦伯曾经对中国的城市说过一记很刻薄的话,“中国的城市不过是行政机构的堡垒,或者说是官员的一个住地。”黄纪苏认为,这样的说法太绝对、太简单化,中国的城市复杂而丰富,但是,韦伯的话却提醒了大家,中国城市有这样的特点。

任何一个人留心观察,都会在中国城市中找到这样的特点,例如,街道上整齐划一的广告牌。这种治理手段解决了原本的脏乱差问题,却损害了街道的多样性。正是在种种不恰当的管制之下,城市变得“千城一面”。北京社区中心主任茅明睿看来,这叫做“行政有为,治理无效”。

他认为,可以把城市当做一个容器,公共治理手段就是给这个容器进行温控的过程,政府的治理是一种冷却手段,保证社会稳定、安全和有秩序。“但是,除了秩序、稳定和安全,大家的城市需要另外的价值,比如多样性、人性化、创新、包容,这样的价值就是城市的温度。”茅明睿在论坛上说。

图片5

 

城市温度实际上是一种以人为本的城市观的反映。“城市只有形态和产业,还远远不够,城市当中还充盈着最有活力的因素,就是人,人的活动应当是当下城市关注的重点。”西咸新区党工委委员、管委会副主任亢振峰认为,这是中国的造城运动经历了工程造城和产业造城,迎来的新阶段。“城市应当关注创业者、老百姓,解决他们的生活出路、生存空间、交通出行、治病养老等真实的需求,城市温度即有人文小资的成分,又有民生保障的兜底。”他说。

社会力量共同缔造

车水马龙的街道、人流如织的广场是一个城市中最具烟火气的地方。意大利的西耶那每年都会在市中心的城市广场上举行赛马节,市民举办的活动、活动中穿的衣服、举着旗帜都在定义着这座城市。

意大利佛罗伦萨大学建筑学院院长文森佐·莱尼安特(VincenzoLeg-nante)在论坛上展示了意大利多座城市的广场,他认为,城市实际上是由生活在其中的居民来定义的,他们生活的各类元素形成了这个城市的独特风格。

图片6

文森佐·亚历山德罗·莱尼安特(Vincenzo Alessandro·Legnante)

不过,城市中人员庞杂、活动纷繁,理想的城市公共空间是一个在妥协中相互理解的空间。例如,城市空间容纳了不同年龄层、不同需求的人们,有老人、小孩,也有年轻人,有当地人,也有游客,要想让这些人在同样的城市空间都找寻到乐趣,需要城市规划师对城市空间做出多种功能的设计。

“同一个地方,晚上可以是年轻人聚集地,白天则可以吸引老年人和游客。”文森佐分析。这样的例子有很多,在他看来,规划师有很多解决方案让城市更加便捷宜居,重要的是开始做。

如同一位意大利设计师所说,要像补衣服一样改变城市风光,一点一点将城市的每一处进行修补,最终达成理想的城市。

问题的关键在于社会力量的参与。茅明睿认为,城市温度的要素依靠培育和营造来间接达成,是一种加温过程,单纯依靠政府管制往往会走样子,需要社会力量参与进来。

中国的一些城市正着手创新城市治理模式,例如,北京引入责任规划师制度,面向社会招募责任规划师团队,派驻到北京的330个街道和乡镇,让规划专业力量下沉到社区,推动社区更新、规划和营造。“大家开始追求一种社会广泛参与、共同进行城市精细化治理的模式。”茅明睿说。

科学技术的发展则带来了新的手段,茅明睿称之为市民数据,这些数据来自于互联网机构或者政府,比如社交媒体数据、手机信令和公交卡数据等,通过这些数据,研究者可以侧面了解人在城市中的生活轨迹和不同人群的真实需求。

有温度的城市正是通过各种方式、联合各种力量,解决一个问题——如何让人过体面、有尊严、幸福的生活,这样的城市比单纯追求GDP增长的城市更具吸引力。

如同陕西省委副秘书长王飞所说,“让一个城市更有温度,也是让一个城市更具竞争力。”

(苏晶/文)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