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望:小微信贷不微,拐点将至?

杨望2019-09-06 09:20

杨望/文 2019年二季度末,根据中国人民银行数据显示,小微企业信贷余额35.63万亿元,其中单户授信总额1000万元及以下的普惠小微贷款余额 10.71 万亿元,同比增长 22.5%,增速比上季末高3.4 个百分点,上半年增加 1.22 万亿元,同比多增 6478 亿元。

小微信贷是我国金融服务业一大难题。难在风险定价,小微企业端缺乏有效数据、抵押资产和政府担保,银行等金融机构缺乏市场化小微信贷风险定价技术。近一年以来,小微信贷红利尽显,市场对政策效果评估乐观,出现小微企业不微,拐点将至的认识在所难免。

红利渐显

小微企业融资问题一直是我国金融服务业的难点,也是深化金融改革的重点。长期以来,相关部门从货币政策、监管政策、财税激励、优化营商环境等方面着手,出台了一系列具有针对性的政策。

货币政策方面,2014年央行首先引入定向降准考核机制,2018年将针对“三农”或小微信贷的定向降准扩大为普惠金融定向降准,存款准备金优惠力度也进一步加大,2019年1月央行进一步扩大定向降准的范围和力度,将小微授信标准从500万提高到1000万。

此外,2018年9月央行创设中期借贷便利(TMLF),定向支撑金融机构向小微企业和民营企业发放贷款,在创设TMLF的同时,2018年12月央行再增加 再贷款和再贴现额度1000亿。除了小微信贷的增量支撑,2018年6月的银发162号文中,小微信贷ABS也得到央行的重视。财税政策的支撑力度也在不断加强,“扩大对小微企业金融服务的税收优惠、对小微企业进行普惠性税收减免、加大对普惠金融发展专项资金支撑”三管齐下。

政府对小微企业融资的大力支撑,加上金融机构不断的产品服务不断创新,小微信贷的红利在逐渐显现。上市银行中报披露结束,上半年新增贷款流向也已明确,新增贷款中小微贷款的红利开始显现。

在加大普惠小微信贷投放的要求下,银行加大投放力度,根据21世纪新葡京32450报道统计的数据,上半年19家银行新增个人经营贷共计3072.58亿元。以工行为例,得益于普惠领域线上贷款产品的迅速增长,工行上半年个人经营性贷款增加859.81亿元,增长39.8%;农行则表示个人经营贷的快速增长与积极落实服务实体新葡京32450和普惠金融政策密切相关。五大行今年6月末的小微企业贷款余额均较上年末实现增长。

银保监会数据显示,2019年二季度末,银行业金融机构用于小微企业的贷款余额达35.63万亿元,其中单户授信总额1000万元及以下的普惠型小微企业贷款余额为10.7万亿元,同比增长26.6%。在融资费用方面,从银保监会公布的数据看,今年上半年新发放普惠型小微企业贷款利率是6.82%,比2018年全年平均利率水平下降0.58个百分点。此外,通过减免信贷相关费用,相关融资成本下降了0.57个百分点。小微企业融资难、融资贵问题的解决取得了阶段性成果。

微信截图_20190906091752

突围战事

除了政策的大力扶持外,金融机构在解决小微信贷难题上也进行了大量的探索与改革。

2005年4月,国开行“微小企业贷款工作组”远赴欧洲考察小微贷款专业机构,向国内引进欧洲的小微贷款技术,通过培养专业的信贷员采集企业“软信息”及风控流程控制小微贷款的成本和风险。这套模式为国内银行打开了小微贷款业务的大门,但随着业务的扩张,银行培养专业信贷员的成本在提高,而小微贷款普遍收益较低,导致银行盈利并不乐观。

小微贷款需要改变这种以“人”为核心的业务模式,找到解决效率和成本问题的新出路。随着零售银行业务的发展,许多银行开始了对小微贷款“零售化”的探索,将衡量企业的还款能力转化为衡量企业法人的还款能力,提高了风控的效率。2012年左右,招商银行、平安银行都推出了零售化的小微业务。

另一方面,小微信贷业务也开始向线上发展。以alibaba为例,淘宝网上聚集了海量小微企业,依托于电商的生态优势,阿里金融开发出一系列针对淘宝商家的借贷产品,搭建了一整套线上的金融服务,包括全自动的资产评估、发放贷款、在线还款等,并应用大数据模型对客户的经营、交易等行为用于信用评估,提高了信息采集效率,降低了风控的成本。自2010年我国第一家网络小贷企业阿里小贷成立后,苏宁、京东和Tencent等互联网企业纷纷开发小贷业务,利用自身业务和技术优势参与到小微贷款业务中来,小微贷款也进入了“数字化”的新时代。

几年来,金融科技的发展又为小微融资难题提供了新的解决思路,大数据、云计算等信息技术在优化信用模型、提高获客能力和优化放贷流程方面发挥了突出的优势。

越来越多的银行业金融机构开始主动拥抱金融科技,将其与小微信贷业务结合。如工商银行运用大数据技术,整合工商、税务、征信和金融交易等信息,创新平台化获客、押品在线评估、自动审批和数字化风控等模式,推出一系列针对小微企业的线上贷款产品,其中截止2018年末,工行的“经营快贷”产品已为60余万小微企业累计发放贷款400多亿元;建设银行运用移动互联和大数据技术,创新推出“小微快贷”信贷产品,建立自动化业务流程,实现自动批量获客、信息采集与分析及在线审批、签约与还款的全套服务,截止2018年末,“小微快贷”产品累计为55万户小微企业提供超7100亿元信贷支撑。

微信截图_20190906091820

除了技术的推动、体量的增加,小微贷款的多元化发展也日益显著,金融服务更加契合市场需求,涌现出一批信用贷款、无还本续贷、扩宽抵押质押物范围等产品。如深圳前海微众银行推出的全线上、纯信用流动资金贷款产品,截止2018年末,已为约7万户小微企业授信。又如中国银行推出的“中关村”模式,将企业的核心技术与专利权视为资本,截止2018年末,该模式已累计向科技型中小企业投放贷款550余亿元。

纵观十余年来小微信贷市场的发展,实现了从人工时代到数字化、智能化时代的转变,小微信贷市场也呈现出多层次、多元化的发展趋势,银行与非银金融机构、互联网企业和第三方金融科技企业的参与,也在不断探索更精细化、更差异化的信贷服务。

负重前行

小微信贷的扩张与创新固然是我国金融服务发展的重要成果,但也应看到目前小微企业金融服务仍是薄弱环节。虽然金融机构对小微企业发放的信贷余额在增长,但这与小微企业的体量和新葡京32450贡献是远远不成正比的。

目前,小微信贷领域仍存在许多难题。首先,金融机构面向小微企业的服务仍需改进。目前,金融机构仍以大型商业银行为主,虽然这些银行也开展了许多小微信贷业务,但总体来说授信额度较高,无法下沉到资金需求较小的众多小微企业。对于新兴的互联网企业、小贷机构等,覆盖的企业数量相对有限,还需要更长期的发展。

另一方面,政策性担保体系和社会信用体系的建设也亟待发展。我国政策性融资担保企业有很多,但实际担保效果并不好,部分企业脱离担保主体,不能有效支撑小微企业,担保放大倍数也偏低。此外,金融机构与企业的信息不对称问题是影响小微信贷难的根本原因,而我国的社会信用体系尚不完善,征信系统保护的小微企业数量少、也尚未建立全国范围内的信息共享机制,金融机构打破信息不对称成本高,以致于很多银行放贷意愿低。

微信截图_20190906091854

虽然小微企业贡献了我国GDP的60%、贡献了税收比重的50%,但小微企业的经营状况并不乐观。根据《小微金融服务白皮书》数据显示,我国中小企业平均寿命在3年左右,而美国中小企业平均寿命为8年左右,日本的中小企业平均寿命为12年。由于小微企业自身的高风险,不良贷款率也偏高,截至2018年末,全国金融机构对小微企业贷款不良率为3.16%,比大型企业高1.83个百分点。

小微信贷难题仍未解决,政府部门和金融机构还应负重前行,坚持市场化的发展原则,加强金融科技运用,完善社会信用体系建设,多管齐下破解小微信贷难题。

(编辑:杨望为瀚德金融科技研究院实行院长、中国人民大学国际货币研究所研究员,宋柯璇为瀚德金融科技研究院研究员)

版权声明:本文仅代表编辑个人观点,不代表新葡京32450观察网立场。
杨望新葡京32450观察报专栏作家
瀚德金融科技研究院实行院长、中国人民大学金融科技研究所高级研究员、国际货币研究所研究员,深耕宏观新葡京32450与科技金融投资研究、战略咨询领域。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