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SS说】生物界“名嘴”尹烨:至暗时刻不过是成功后往回找的某一个时刻

EEO视频2019-08-29 17:04

 

本期《BOSS说》以《企业家新葡京32450时代》专栏为契机专访尹烨。从刚毕业找不到工作到现在华大基因CEO,他是如何成长为行业精英的,又是如何与华大基因并肩作战挑起全球基因行业产业化的大梁?他是媒体圈、财经圈、科研圈最受欢迎的生物界“名嘴”,也是传播生命科学的科普工编辑。科普是他的日常工作之一,不仅开设《天方烨谈》电台节目,还受邀出席不少科普活动,为公众讲述“听得懂的生命科学”。生物工程专业出身的尹烨,大学毕业就加入了华大基因,从一个一线研究员开始做起,每年都经历了岗位变动升迁。2015年出任华大基因CEO。大学毕业时全国都找不到心仪工作的他,是如何成长为行业精英?他又是如何与华大基因并肩作战,挑起全球基因行业产业化的大梁?

私享一:刚毕业我在全中国都找不到工作

本科毕业的时候,因为全中国找不到心仪的工作,我是大连理工学生物工程毕业的,印象中东三省没有一个跟生物技术和生物工程相关的行业。当年大家开玩笑,“21世纪是生命科学的世纪”。大家班的分非常高,当时高考的成绩在大连理工大学所有的专业里排第二,平均的成绩够上当年的南开大学,我是保送大工的,结果毕业时,集体发现没有大家这个专业对口的工作。老师开玩笑说21世纪有100年,2002年还早着呢,东北没有机会去北京看一看。于是我在北京国展的一个小小摊位上发现了华大基因。

私享二:是SARS让我决定与华大并肩战斗

2003年,已经决定要把全部的试剂盒捐给当时的全国防治非典型肺炎指挥部。应该说是捐还是卖,当天晚上还是有争议的,有一些人认为当年华大基因一年的总收入不过就是两三千万,这些试剂盒能卖上亿,为什么要捐了,大家争执不下的时候,还是汪老师进来拍了桌子,说这是国难财。汪老师说就捐了,SARS诊断试剂盒虽然不能说治疗SARS,但是可以非常清楚地辨别哪些是非典,哪些只是普通的感冒发烧,这个非常关键,如果按照这个方式都隔离在一起,大家可以想象疫情的控制会更难。这件事情我对华大人的整个感觉,在这样的大是大非面前,在这样的私心一闪念的时刻,大家没有往后走,还是勇敢地冲了上去。

私享三:我还没有遇到过至暗时刻

你说至暗时刻,我可能还没有遇到过,应该讲我个人的性格也相对来讲是比较开朗的,有什么大的事情,我觉得说最大的就大不过生死嘛,活着都不怕,还有什么事情能谈得上至暗呢。我觉得很多企业家会遇到这样那样的至暗时刻,其实在至暗时刻他们不讲的,都是成功以后被迫要说成至暗时刻,往回找一个时刻,说那个是他的至暗时刻,而我相信绝大部分人虽然难受,但是绝对不会算得上至暗时刻,如果那一刻是至暗时刻,有可能他们就没有后面这么大成就。所以我想一个人一辈子要跟自己的身体,跟自己的意志进行非常多的斗争,而越早学会跟自己自洽,有的时候不防接受现实,你会发现只要触底必然反弹。反过来讲,大家来这个世界一辈子,不妨看得开一点,可能会觉得“沉舟侧畔千帆过”,还是要这样看问题,一定会熬到“病树前头万木春”的那一天。

私享四:深圳是一个容忍失败的城市

今年到深圳已经12年了,深圳这个地方,中国大量的民企,创新型的民企都诞生于深圳,也是因为这个城市没有土著,就没有谁天生就是深圳人,大家都是外地人,也就都是本地人。这个过程中会看见是容忍失败,这个很关键,大家鼓励创新,所有的城市都会鼓励,但是容忍失败不是所有的城市都能做到,深圳很明显是容忍失败的城市。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